水手出海了

点击: 3作者:

扛起锄头――他半生的好兄弟!

勤恳地在黄土地里耕耘,

"水手"出海了李文静乌云密布,像一双巨大的手遮住了天际,海蓝得深沉。雾轻得缥缈。海天交汇处则是一幅黛蓝与墨绿的图画。青春的手拉起了远行的船帆。"水手"出海了老爸总是喜欢在炊烟氤氲的黄昏,伴着冗长的号。

我站在远处看父亲锄地时娴熟的动作,

小时候;有力而又刚韧。夕阳晚照。凉风徐徐。他的手宽大有力;他的肩坚实厚重;他像夸父。好像永远不会疲倦,追赶着太阳。想握住时光。他才肯回家,之后坐在家门口的田。

每逢初月东升,悠然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,默默地抽着,或蹲在小院的石墙角落;父亲像一头。

剩下的也许只有那一身力气和一头白发,

晨风柔媚爱抚。

像妈妈的双眸。

为这个家耕耘了大半辈子,还记得那是我步入高中的前一天,老爸送我坐船,再到镇上坐车,像奶奶的笑脸,河水清波涟涟;小村的人们还未完全苏醒;远处的鸡鸣则吵醒了还沉在昨日中。

一切静好!连平日轰隆隆的大铁船此刻也显得异常安静;它们都舍不得我走。老爸穿上了一件平时很少穿的衣服,很正式也很。

默默地望着他坐在船头,

清晨熹微的阳光从外面透进来,

显出他的轮廓;

佝偻的后背则像是不堪风雨而被压弯了的树干,

我坐在船里,几根头发随风而立;一双粗黑的手抱着膝盖,我在穿梭的人群中凝视着他,与很多同龄人相比,竟显得如此弱小;此刻的父亲,老爸没有再抽烟。他很沉静,时而抬头看看远处若隐若现的大山。目光里隐含着伤感和失落,时而低头看看船下驶过的流水,他知道:他的女儿要离开了。我踏上岸,到岸后,我又看着来时的船载着父亲远去,父亲与我道别之后,没有晚风拂笛,没有折柳。

只有小河潺潺。伴父亲远去。而那里。此刻已不属于我。他要回到那个美丽的故乡,越来越远。越来越远这时一直沉默的父亲,突然挥动。

父亲喜欢把我抱在膝上,

风中的他显得如此温柔,因为泪水早已模糊了我的双眸。我看不清他的身影,父亲的身影向后退去。最终化为一个点,永远定格在了我的内心深处。唱那首,他不知道:他的女儿和她的班级以一首而获奖。是那首他唱过的,纵然前路有暗礁。父亲的"水手"终究要出海。孩子终究要。

现在的他,一定也在某处哼唱着这首歌吧!"水手"出。

关键词标签:

上一篇:我方未同岁

下一篇:春意又知春未老

  • 猜你喜欢
  • 24小时热文